首页 酒店文化 酒店人物

迈生活的倒掉,是宿命

2019-05-23

资金链这个东西,病人随便玩得起么?

  【编者注】近日,“迈生活可能已经倒闭了”的消息开始在网络发酵,不少受害者也纷纷透过媒体对外发声。据相关媒体报道称,目前迈生活方面拖欠供应商货款300余万,拖欠用户预付款已突破百万,人均拖欠已达万元,部分用户超过5万。与此同时,迈生活在中国大陆地区多城市已无商家可以使用,签到活动也已暂停。

  资料显示,迈生活成立于2015年11月,号称与全球多家航空常旅客计划直联,是首个通过生活中的吃喝玩乐和旅行产品来直接获取航空里程积分的手机应用。基于其可在相关渠道兑换相关航空公司免费机票的业务模式,该平台通过上线充值送里程及购买“里程券”的方式,曾积累了一定的用户。而在此次事件爆发之前,几次上线的所谓大的 “优惠”活动,更是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参与。但随着该公司APP的停用以及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撤裁,此前的种种举措如今也被不少消费者看作是一场“预谋”。

  究竟这家公司为何会倒掉,是其业务模式存在缺陷,还是另有深层原因?来看看业内人士的解读。

  回想起公元2014年11月,我那时候还在某航的客户关系部工作。同部门的常旅客部门同事,引荐给我一个人,说这人是航空里程积分方面的大V,有业务资源可以交流一下。

  通常情况下,航司对这种专攻里程积分的乘机人,是又爱又恨的。他们经常跳跃在飞客茶馆、51信用卡、3798这样的常旅客信用卡用户专业论坛里,大肆的对比各航司里程价值、酒店积分价值,帮助里程奖励计划摇旗呐喊。尤其是一帮商旅常客的积分累计大V们,热衷于把自己快速升级、刷里程的心得晒出来让粉丝摩拜。他们自然而然是航司以及信用卡商旅业务的精准目标。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人“三分商旅七分羊毛”,他们善于钻研信用卡套积分攒里程的规则漏洞,甚至倒卖里程积分、酒店免房权益、贵宾室券。说白了就是合理利用各大公司的促销规则,攀附在航司和信用卡部门市场预算上的蝗虫。

  当时见到的他,还只是迈生活的蹒跚起步,他画了一个很漂亮的商业模式蓝图。我也很欣赏这个差不多跟我同龄人的头脑。他希望能通融一下,把购买合作里程的价格降下来。当时航司体制里有着极其严格的合作里程价格规定,每个里程的优惠价都只针对航司联名信用卡,轮不到他这样的创业公司,何况距离我不到10米还坐着部门的纪委书记。我表示爱莫能助,然后送走了他。

  类似的故事,在我为某航打工那几年,几乎每周都会发生。来谈里程合作的、来谈特惠商户的、想入驻里程积分商城的、想免费给航司金银卡用户提供试用服务的……我很感谢这个岗位给我的机会,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守住岗位道德底线;我也很感谢这个岗位给我的机遇,让我把整个信用卡积分、航空里程、酒店奖励背后的商业逻辑、财务测算、欺诈陷阱等等,全部摸熟摸透了一遍。这才催生了我后来写出那么多会员积分的研究文章,以至于现在很多公司还在建立新部门搞会员制度的拉新plus、包装权益卡这种忠诚度初级阶段时,我已经深入到会员忠诚度的量子力学方面去了。

  任何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台面上顾客消费者能看得见的东西,都肯定是不赚钱的。真正赚钱的逻辑,都在背后、在地面以下。无论鹦鹉学舌还是邯郸学步,在近几年来互联网创业大军的退潮之后,死在沙滩上都是不懂脑子搞抄袭的。

  2015年6月,宇宙第一大会员忠诚度公司加拿大AIMIA,携手宇宙第一大积分通兑公司Points,也来谈合作了。那时,我已经被调离航司股份,分到了新成立的一个电商公司。我开始几乎是带着跪拜和仰慕的心情,跟他们谈了两天。碍于新成立公司的领导层态度,合作并没有达成。但我极其成功的利用这两天谈判中挖掘的对手资料,在最后一次会谈里,我画了一张图,把AIMIA和Points背后真正的商业逻辑、利润曲线和业务陷阱,演示给他们看。他们惊呆了,笑着不语,然后快速结束会议离开了。

  我不明白他们离开时候的心情,但是那天下午我回到座位上时,迈生活的刘先生又出现了。我从AIMIA和Points的模式得到了启发,我拉住他,跟他说他这个特惠商户搭配里程返现的事情,宇宙第一大户都将遇到问题了,你应该改一下。他也拉住我,很开心,说他已经签到很低的里程价格了,他将成为中国的AIMIA。

  四年之后,2018年12月,我在一次航旅会员忠诚度高峰论坛上,用PPT公开演示了我几年前发现的AIMIA背后的业务逻辑图,标红了那时我预感的增长陷阱。是时,AIMIA公司正被破产纠纷缠身,台下来宾里也有AIMIA的前任员工。他已经去了宿雾航空,他还记得我,仍然是笑而不语,跟我交换了名片,握手说今后有合作机会。

  另一段插曲是,2015年10月,一个港股上市公司,拿着红头文件,也是来找我谈合作,号称要做宇宙第一大积分通兑平台。迫于红头文件的压力,这票我只能干了。但我还是抱着治病救人的心情,把Points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不相信。我又把某银行积分通兑平台2005年成立2009年解散2012年又想翻身直到2014年还想跟着航司学卖积分的故事,也免费送给他们供参考了。可这家港股公司仍然顽强坚持拿着红头文件就可以号令天下的创业梦想。我还特意发表了一篇《积分通兑的悖论,究竟是谁得益》(详见《积分通兑——忠诚度悖论之后的博弈》)的文章,希望他们能警醒。后来听说他们第一笔钱一年多就烧完了,四处找第二笔钱。本人甚感痛心。

  同样栽进坑里的,还有万达飞凡积分。很好的项目,可惜了。网上讲飞凡故事的太多了,本文也大胆让它裸奔一下吧。

  那个万众创新的岁月里,每天都有人来跟我谈商务合作,吹各种奇葩的猪上天。我每次也都很认真的、花时间来倾听这些创业者的段子。在不断的谈判摸索沟通中,我觉得我面对的有些人,根本完全肯定不是思路清晰的创业者。同事们心酸的给了我一个绰号“院长”,意思是精神病院的院长。

  离开航司之后,我开始接触消费金融,才幸运的打开了会员忠诚度的薛定谔盒子。我才明白了,在没有金融防范意识下的创业,那就是盒子里的死猫。被个人利欲辐射致死的猫。迈生活的商业模式,是把该犯的错误,都撞了一遍。积分通兑的陷阱,他碰上了(详见《里程制是积分系统中的硬通货》);靠羊毛养用户的坑,他也跳了(详见《纪念羊毛党诞辰七十周年》);付费会员的成本问题,他也撞上了(详见《会员忠诚度管理的核心竞争力》)……最后,不得靠资金链来拆东墙补西墙,就跟2018年1月上海“布拉旅行”跑路一样,关闭了之。

  里程积分跟货币发行一样,都是类金融货币性质的产品。在金融行业里,可以参考2012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或者参考《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这些都是预付金融业务风险防范标准。平台模式的电商,必须配置正规的备付金储备、交易模式需要正规的防二清分账系统。如果啥都不做的,仅凭创业者个人自律的,那即是再来个“迈生活”、再来个“布拉旅行”、再来个“OFO押金无法退”……也都不奇怪了

  航司的里程奖励,背后是有一架架象串串香那样的飞机,这哪里是凡夫俗子学得来的。迈生活的奖励,那是要真金白银的资金链来填补。我宁愿希望这次刘先生能赶紧找到新资金填补上供应商的货款,也不想一个里程积分届的大V就这样倒掉。

  作为院长,希望市场上那些打积分里程主意的病人,越来越少。可怜了受害的供应商和消费者。资金链这个东西,病人随便玩得起么?

  我随手看了看微信好友里那些当年激情澎湃的创业者,发现居然还有个已经把我拉黑了,原来是黄太吉。

  哎……


分享到

旅游个性化成行业共识,受巨头压制的中小品牌如何赶上潮流?
海航集团的尴尬:既要回归主业,又想抽血主业

点击查看更多

精选食材 精心待客:北京紫檀万豪行政公寓厨师长金苁(Jim Jin)
高舜礼:旅游业40年改革开放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