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店时刻 玩乐全球

什么是俄罗斯社会摇?

2020-02-13

  “斯拉夫摇”是国内用户对俄罗斯电子音乐流派hardbass的亲切叫法,因为这种音乐往往伴随着斯拉夫青少年们有节奏但是没有道理的舞蹈,所以这类音乐就就被国内称为俄罗斯社会摇,简称斯拉夫摇。

  斯拉夫摇在国内掀起过两波浪潮,每次都是伴随着游戏。第一次是来自乌克兰游戏《S.T.A.L.K.E.R》的《Cheeki Breeki Hardbass》。第二次则是随着《CS:GO》而火起来的著名俄罗斯电子音乐《cyka blayt》。

  

  两首都是纯粹用音乐打动人心的土嗨神曲。听毛子电音,就像在游戏里遇到斯拉夫悍匪一样,虽然没有人听得懂毛语,但是人人都听得懂他们想要传递的“干就完了“的情绪。

  像《cyka blyat》这样一曲简单的节奏之中暗含了社会小青年全部精神气概的基层音乐,正在向世界宣布,就算是在全世界都在下沉的新的时期,俄罗斯艺术家也没有落后于时代仍然保持了创造力。在流行土味的年月里,毛弟们手持瓜子和过气阿迪运动服,完全做到了特别土。

  关于斯拉夫摇,必须要有一个人的名字就是DJ blyatman。布列特哥最出名的歌就是布列特哥同名舞曲《cyka blyat》,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达到了一千多万,但或许是因为内容宣扬暴力,而迟迟无法获得江南style野狼disco那种江湖地位。

  除了这首名曲,布列特哥还有很多像《俄罗斯制造》、《马铃薯果汁》、《人造卫星》、《斯大林》等优秀作品,以艺术的形式高密度地还原了俄罗斯社会青年的的日常生活。

  出镜元素:阿迪达斯、废旧铁轨、烂键盘、胶布△

  这些歌曲大多歌词简单,节奏欢快,情绪活泼,而且大多都还配了土味mv。但是制作精良,编曲成熟,结构完整,是合格的音乐工业产品。

  看多了这些俄罗斯制造mv,你会发现,就像芬兰人最爱讲芬兰笑话、黑人最亲密的笑话是叫黑弟兄尼哥一样,黑起俄罗斯人最狠的,永远是他们自己人。

  在这些斯拉夫摇mv中,各种斯拉夫元素被反复运用,破汽车,伏特加,阿迪达斯,伏特加,AK47,伏特加。

  如果没有阿迪达斯,锐步也行,反正耐克不行

  他们有多喜欢阿迪达斯梗呢,甚至有一个视频内容是这样的:布列特哥费老大劲从黑帮大哥手里抢了一个大大的黑色口袋,一路跑酷到没人的地方开心地打开,天呐,竟然是整整一大包阿迪达斯。布列特哥喜上眉梢,笑得像个一米九的孩子。

  参考这个思路,如果国内哪个up主愿意做这么一个土嗨视频,内容是“精神小伙手持大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捣毁25个监控,费劲心思抢来的黑色塑料袋,竟然是整整一大包的紧身裤和豆豆鞋,精神小伙开心得直翻花手。”

  想必能点击量蹭蹭蹭上涨,拳打奥利给脚踢药水哥,为我国的土味艺术高山再增添一抹色彩。虽然这样的内容既不容易接到广告也不容易带货,但是至少可以收获尊重。

  当然,除了音乐和故事,斯拉夫摇最扣人心弦的,还是六亲不认的舞蹈步伐。我们可以在这些舞步中见到浓厚的苏联和哥萨克的痕迹,既是对过去的嘲讽也是对历史的追认。

  互联网上最经典的一组斯拉夫民间舞蹈

  斯拉夫摇界不是布列特哥一枝独秀,还有一批类似的音乐人或YouTuber,像DJ Rentgen、Life of Boris、Uamee等等,他们上传的音频视频也都大多讲述俄罗斯社会青年的生活方式,不厌其烦地科普各种俄罗斯社会人的江湖规矩。

  比如一定要抽廉价烟,出于历史原因只能穿阿迪不能穿耐克,全脚掌着地劈开腿的蹲法才是正统斯拉夫蹲,脚尖着地的蹲法叫西方间谍蹲,零食必须是瓜子(所以东北人把瓜子成为毛嗑因为最早都是老毛子在嗑),等等。

  在此类故事中,俄罗斯社会青年有个专有名称:gopnik。

  gopnik一词没有合适的翻译,具体是什么原意,也有很多种说法,比较靠谱的一种是:gopnik来自于俄语“无产阶级 国家 旅馆”的首字母缩写,听起来跟万能青年旅店差不多,果然全世界的贫穷年轻人都血脉相连。

  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gopnik这一阶层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莫斯科,那时候莫斯科城市高速扩张,建设了很多高达二三十层的居民楼。年轻的人们住在这个高楼大厦里,虽然不缺住所但是依然贫穷,廉价烟酒和不分场合随时起舞就成了他们的消遣方式。

  虽然俄罗斯的社会青年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但不管是土嗨神曲,还是小混混阶层,都不是俄罗斯独有。像gopnik这样的群体,在加拿大叫hoser,在墨西哥叫cholo,在澳大利亚叫bogan,在中国叫spirit boy。

  但如果真的去一趟俄罗斯,是几乎找不到一个活的gopnik的。其实和我们一样,大多俄罗斯人对gopnik的认知也来自于网上。当一个群体的生活方式被怀念的时候,说明这个群体已经趋近于消亡。

  曾经有一个俄罗斯人看多了网上的段子,决定出发去寻找俄式精神小伙。目的地是莫斯科郊外。然而,就算到了晚上,也没能发现一个手持酒瓶的小伙蹲在地上。周围反而是大型商场,一家几口出行,温馨又从容。


分享到

10万澳洲留学生:为上学还得环游世界
酒店陷入经营困境谋自救,现金流管理成关键

点击查看更多

日本女生的腿,抗冻届的第一杠把子
二月二,看看世界各地的人们是如何“龙抬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