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店时刻 时尚度假

借宿创始人夏雨清:大部分民宿撑一年没问题

2020-02-29

受疫情的影响,全国的旅游出行业务几乎停摆。这个特殊时期,民宿行业也受到了影响,原本7天的春节黄金周,变成了毫无收入的低谷期。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莫干山民宿产业影响情况调研报告》中,参与调研的大多数民宿主认为,民宿空置期预计将持续2个月以上、半年以内,损失额度在10万-50万之间。

图源《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莫干山民宿产业影响情况调研报告》

疫情之下,民宿品牌们能撑多久?

民宿+生活方式空间运营商“借宿”创始人夏雨清告诉连线Insight,因为大多数民宿体量不大,民宿行业受到的冲击并不致命,大部分民宿撑个一年没问题,外界传的民宿行业“清零”的说法是无稽之谈。但他也提到,疫情可能带来的最糟糕的结果是,人们的消费欲望降低了,不愿意在外出旅行上多花钱。原本民宿行业就在走下坡路,2019年,全国民宿入住率总体比上一年下降了10%,尤其以丽江、大理为重灾区,和入住率一起下降的还有房费。

此次疫情加速了民宿行业下行的趋势,在这种态势下,民宿们如何自救?我们专访了夏雨清,以下为专访对话,经连线Insight编辑整理:

据您了解,这次疫情爆发之前,民宿的房间卖得如何?

夏雨清:不一定都订出去了,但绝大部分的房间都订掉了。春节是黄金周,现在只有国庆和春节是7天,所以好一些的民宿都满了,差一点的,百分七八十的入住率也是有的。2018、2019年,民宿的生意还是没之前好,原因有二,一是民宿的数量太多了,第二是确实民宿没以前那么热门了。春节黄金周的盈利比起国庆来要差点,各个方面的成本也比较高,包括员工工资和食材都贵

什么时候出现退订潮?

夏雨清:1月20日,钟南山说可以新冠病毒人传人后,退订潮就来了。武汉封城后,迎来了大批退订单。除夕、大年初一可能还有少量人住,初二三以后各地政府关闭营业场所,民宿就都关门了。

这次疫情,对民宿的收入和现金流影响有多大?

夏雨清:春节黄金周基本上是没收入了。损失也很容易算,多少间房间,一间多少钱。按照莫干山民宿的收费标准,春节均价1800元,春节期间每间房少了一万元左右的收入,14个房间就是14万左右。刨除掉成本,每一间房的盈利损失在5000元上下,14间房就七八万左右。

我看了一份莫干山的调查报告,在接受调查的178家民宿里,直接损失10万元以下的64家,10万-30万元的,有77家。其它大多在10万元上下。

现金流方面,这些损失对于民宿主来说影响并不致命。民宿主原本对房子的投入就很大,莫干山现在开一家民宿,一个房间的投入至少50万,很多都在100万以上,所以现在的这些损失,大部分民宿还撑得住。

我们最近看餐饮行业一直在说现金流撑不下去的新闻,这是因为西贝、外婆家等餐馆的翻桌率太高了,现金流很可观。他们不需要在账上放很多现金,有这个钱就去扩张新店了。放3个月现金流就已经很庞大了。

但在民宿行业,1-3个月的现金流可以忽略不计。原本1月份就是淡季,也就只有春节7天有生意,其他时间没什么人住,一直到4月份复苏。好的民宿可能2、3月份也有生意,但是99%的民宿没生意,有10-20%的入住率就很好了。

我这里说的民宿,是按照国家规定的符合要求的民宿:建在乡村,体量不超过14间客房,单体建筑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有些民宿会超过14间房,就是多注册几个个体户,委托一家公司来运营的形式,但整体的体量不会特别大,民宿行业,不超过15间房的,应该占了90%以上。

特殊时期,怎么降低成本?

夏雨清:民宿这时期的成本分为几个部分。

第一,食材,一般民宿的食材都是取自于当地,尤其蔬菜等新鲜的,临时买都可以,所以不会备很多货,影响不大,有些货物放在冰箱里就行。

第二,员工工资,民宿的员工工资一般由两部分组成,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现在大部分民宿只给员工发基本工资。按照最近的政策,是可以给员工发当地最低标准的基本工资,但是我了解的大部分民宿主,发的都是劳工合同上签的基本工资。

第三,租金。例如杭州西湖景区周边的民宿,一般一栋房子二三十万一年,五年前租的话,可能十多万一年,民宿一般是两三栋。按照两栋算,全年50万租金,一个月就4万多,这是热门景点的价格。

莫干山这样的地方,一年5万元一栋房子,一个民宿一般租3、4栋房子,年租金也就是15、20万,一般都是一次性付掉。一个月不开业,对民宿影响真不大,不会马上倒闭,当然时间长了也不行。

如果这次的疫情持续比较久,民宿最多能撑多久?

夏雨清:我们分两块来说,很多人把城市民宿当做是民宿,其实不是的,他们是类似Airbnb那种,在城市里和酒店抢生意。酒店业这次受到的影响很大,因为他们的体量太大了。真正的民宿,就像我刚说的,体量不大,多数建在乡村,做旅游度假生意。据国家文旅部统计,到2019年,全国民宿超过10万家,不包括农家乐、城市公寓这种“民宿”。

真的要硬撑的话,一年没什么问题。以大理为案例,之前大理民宿关了一年半,大部分民宿还是扛过来了,平时现金流就不大,10万出去,20万进来,所以抗压能力会好点。

民宿其实不是一门好生意,前期投入高,回本慢,十几个房间几百万上千万投资,但是正式开业后,运营成本就很低了,所以它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不过,也会有民宿死掉,这和疫情没关系,每个行业都有淘汰率,都有经营不下去的商家。餐饮行业的淘汰率在每个月10%左右,民宿行业一年都不会到这么高。还有,和餐饮关店全部拆除不同,民宿可以带装修转让,说不定一转让就把投入都赚回来了。

这次疫情算是加速优胜劣汰吗?

夏雨清:不是,这次疫情可以说是延迟了洗牌。因为疫情是通杀的,好的、不好的民宿,都没生意。对于原本优质的民宿来说,杀伤力强大一些,因为好点的民宿服务人员和成本都会多一些。

民宿行业的生意恢复常态还需要多久?

夏雨清:浙江现在有几个民宿可以恢复营业了,但是要达到政府的要求,比如员工要配多少口罩,员工来自某些地区的要隔离14天等等。但是尽管如此,生意现阶段是没法恢复的,要等到3、4月份才能真正开业,但是那时候估计也没多少人敢出去玩。参考2003年非典时期的情况,人们的旅游出行应该要等到5、6月份了,那时候民宿原本的淡季反而会迎来小高峰。

从目前的情况看,春节的损失,后面都会赚回来的。往年是从五一开始,一直到国庆都是旺季,莫干山有的民宿这几个月能做到100%的入住率,暑期把全年70%-80%的钱都赚了。

您现在对民宿行业有没有什么担忧的地方?

夏雨清:最坏的情况是疫情持续的时间太长,各行各业受到较大的影响,大家都没钱了,减少了旅游出行的预算,这对民宿行业才是最大的打击。消费欲望降低是最大的问题。原先可能我的预算是1000元一晚,现在是300元一晚,或者干脆不去了,这对民宿行业来说就不太乐观了。

民宿行业这些年有哪些变化?存在哪些问题?

夏雨清:这两年民宿行业一直在走下坡路。从2017年开始,民宿的入住率在下降,不是民宿客人在减少,按照国家的数据来看,入住总人数是在上升的。主要是这三年发展太快,民宿数量太多,原先一间民宿4、5间房很正常,但是现在都是开出40、50间的,房间太多了,丽江、大理和莫干山民宿的入住率就明显下降。

另外,早几年人们觉得住民宿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东西,但是现在发现到处都是民宿,那种心情就没了,就从想住变成有需要才住,这也造成了影响。同样的价格,你体验过就不想去了,可能觉得住过了也不过如此。

今年疫情,对消费信心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客人的减少也会影响入住率。

所以很多民宿现在除了卖房间,也在卖很多其他的东西,希望能够让客户多消费,我觉得以后民宿,体验消费是一个趋势。像宁夏的黄河宿集,他们推出的沙漠星光晚餐要1000多元一个人,但很多人想要体验这种一辈子才有一两次的经历,就愿意花钱。这种体验不是每家民宿都能提供的,但是土特产都能做,每个地方或多或少都有土特产,靠卖这些东西可以赚钱,甚至我降低一点房价都可以。

民宿以后肯定都是这样,因为客人是有限的,入住率在降低,房费也在下降,一定要有非住宿收入。我觉得主要是旺季增加营收,旺季来的人多,更有机会当场卖掉。我认识一个民宿在海边,卖海边大礼包,一家在阳澄湖,秋天卖大闸蟹,赚的钱都比房费多得多。一个行业在走下坡的时候,大家都要想办法自救,最终做得好的还是会留下来。


分享到

万豪大中华区2月RevPAR下滑90%,料今年加盟费收入占亚太区50%
疫情期间,朋友圈隐形富豪识别法

点击查看更多

福州:古厝春浓
景德镇古窑:陶瓷圣地 千年古韵